顾天澄

【策轩】Almost Lover(完)

李沉潜:

 


设定如旧


敲下完那个字感慨万分,拖稿如我


 


文章内容其实都是真实的,只是把主角换成了轩哥哥


 


 ——————————————————————————————


 


 


似乎一夜之间,李轩的个人介绍从“虚空队长,苏黎世国家赛11号队员”变成了“虚空前队长,一个爱照片爱旅游的花美男”。


 


不少老粉在底下评论哈哈哈哈哈哈哈李轩,一个被电竞耽误的逗比,以前怎么没发现虚空队长是一个这么可爱的人。


 


彼时李轩正和James走在哥伦比亚的林荫路上。James越来越觉得这个人有意思,去哪个地方旅游都是靠飞镖,做好一张张小卡粘在墙上,结束哪一段的旅游,就用飞镖开启下一段。


 


李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他准备旅游计划很久了,从金钱到护照,还有各个国家,唯一没决定好的就是路线。


 


国家都是吴羽策曾经有意无意提起来想去的,但是他却不知道是什么顺序。


 


这些路都是两个人的行程,偏偏他一个人走。


 


 


Las Lajas大教堂是李轩坚持要来的,没有拍照,不在旅行日志里。他悄悄的买了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想着在英国参加婚礼的流程。如果有牧师在旁边的话,还会罗里吧嗦的说着一堆誓言,想着想着,牧师的脸突然变成了张新杰的脸,坐在礼拜席里的叶修突然喊了一句不要牧师!


 


李轩把自己逗笑在教堂里。


 


如果是这样该有多好。李轩以前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会伤感的男人,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做这些事。如果他爱上的人,不是吴羽策该有多好。


 


他们继续做队友,继续做哥们,以后有了女朋友还可以互相嘲笑对方为女朋友做了什么傻事。


 


李轩最后还是离开了教堂。


 


 


教堂里要避免使用手机,李轩在回到酒店的时候才能发上一条微博。


 


 


李轩V:今日任务已完成,嘿嘿嘿


 


 


 


James的摄影对象完全变成了李轩。李轩这个人腰细腿长,单挑哪个地方都好看。换下电竞时期的短发之后,意外的显着文静。James觉得真可惜,多好的一个人啊,当模特也好啊……


 


欧洲国家之间到处辗转,李轩和James坐在民宿的阳台上喝啤酒,到最后李轩说,我教你打荣耀吧。


 


逢山鬼泣已经还给战队了,李轩就换上了训练营时期的小号,登陆之后如他所想,号里好友差不多清了个干净,装备什么的虽然都在但比起逢山鬼泣不知道差了多少,李轩做了个难过的表情,唉,想他的逢山。


 


James建的新角色也是鬼剑士,好巧不巧玩的是斩鬼,李轩坐在他旁边吐槽,“你行不行啊,老兄。”


 


结果可想而知,带James升级的时候遇见红名专杀小号,饶是李轩国家队的水平也没能躲过James被杀的局面,李轩皱着眉头坐在旁边说:“斩鬼不能这么玩啊,你应该先在我身后,等我把法阵七七八八的都安排好了你再出来收割,还有你刚才那个走位也不对啊,对面都已经四面包围了,你一个人怎么冲都不行,阿策你今晚怎么啦!”


 


“阿策?”


 


这个名字说出来两个人都楞了一下,李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抱歉啊,有点太投入了,把你当成我队友了……”


 


 


这算是什么呢?


 


李轩自己想,他大概算是个懦夫,连告白都不敢,把所有事情瞒下来一个人跑到国外,他甚至连身后事都安排好了,却没有勇气去看医生。他每天都写信,甚至写好了近三年的信,拜托友人邮寄给自己的父母,他拍好的每一张照片都按照时间的顺序做好了定时发送。


 


 


他就是在害怕。


 


 


如果吴羽策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他大概会立刻把他抓去医院,会每天监督他吃药,会帮他安排手术治疗。也许会告诉队友,或者不告诉别人让别人瞎担心。这样他就会更累了,队伍需要管理,他还需要照顾,不能告诉家人,别的选手或许回来看他,如果让黄少天知道了的话大概联联盟里的人就都知道了,他的病房或许是医院里最热闹的一个。


 


但是他要的不是这样。


 


 


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李轩宁肯离开,也不想再麻烦吴羽策。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以兄弟的身份去麻烦那个人会让他内疚,吴羽策也不小了,总会有一天听从家里的话去结婚生子,如果他的病好了,那么阿策结婚时的伴郎一定会是他,这样还不如让他去死。


 


 


最后刷野图的时候,遇见一个手法犀利的小号,嘲讽技能max,密聊了一句阵鬼手法不错啊啊,要不要一起?James差一点就答应了组队,吓得李轩直接拔了电源。


 


 


“我跟你说你差一点就让我掉了马甲,一看对面那个小号就是叶修,要是和他组队不超过五分钟他就能看出来我是谁,然后不到十分钟整个服就知道我是谁了。”


 


“所以为什么不和以前认识的人联络了呢?”


 


 


李轩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就是想断个干净。


 


 


最后游戏也不敢玩,觉也睡不下,李轩喝到最后有点喝傻了,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和James说以前的故事。


 


 


——你玩斩鬼太弱了,阿策比你厉害多了!


 


——我本来想陪着阿策给虚空拿个冠军的……


 


——都说虚空不可无双鬼,不知道现在的逢山是谁,是阿策啊还是小盖啊……


 


——虚空是最好的队伍!阿策是最好的副队!


 


——我想一直在虚空陪着他啊……


 


 


 


 


James当了那么长时间的摄影师,在回忆录里只提到一位朋友让他记忆深刻,那个人甚至都算不上模特,但是James喜欢一边听他的故事一边给他拍照。


 


那个人最后也没能把一句话说出口,James觉得太可惜了。


 


无论是人还是那份感情。






——————————————————————————————




就这么完结啦x


在某一意义上来讲这算不上是一篇策轩文


这是一个深柜爱上直男的故事


最开始这篇文章始于一个旅行的脑洞


后来的设定都是一点一点填补上的


没想到不到万字我竟然拖了这么久


新的一年


希望我不再拖更



评论

热度(53)

  1. 顾天澄清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