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天澄

淹城挖出的那只小舟:

原本就一个脑洞,结果画到哥哥组,情不自禁地就污了,一污就停不下来……最后硬拉回来的时候画地挺不耐烦的,就粗糙了点……我对不起人民……


白锦堂:“我弟是属刹车的。”

评论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