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天澄

【杰希,原谅微草/方王方】王不留行究竟是防风还是王不留行?

别伊:

2:00第三棒接棒!熬夜熬到现在,终于能去睡了,欢呼雀跃x


小魔术师成年啦,祝杰希生日快乐!








——————————————————————




逢山鬼泣:等等,听说你俩住一起了??@王不留行 @防风


海无量:???恭喜修成正果??


百花缭乱:???祝百年好合??


王不留行:谢谢各位


夜雨声烦:???卧槽槽槽什么情况?一上线就是大新闻??@王不留行 @防风 你俩在一起了??你俩在一起怎么不跟我说啊我还是不是你们的小伙伴了??


鸾辂音尘:什么!!!又一对!?!!我s;uzskwskr%idl


生灵灭:妍琦冷静!那个键盘很贵的!


王不留行:@夜雨声烦 醒醒,我没有你这么吵的小伙伴


索克萨尔:楼上不是王不留行吧。


王不留行: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防风:只是碰巧租到了前辈的房子,还没在一起,各位想多了。


防风:前辈玩得开心吗?


王不留行:………………我靠你不是在做饭吗?!


夜雨声烦:防风你什么意思??敢不敢解释清楚???还有碰巧租到?谁信啊!王不留行你老实交代,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防风:呵呵,前辈吃饭了。


方士谦立刻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来,抬眼便看见王杰希双手抱胸倚着门框,嘴角带笑地看着自己。


方士谦突然有些不爽:“笑什么?”


王杰希收起笑容:“没什么,吃饭吧。”


“……”


没想到王杰希的手艺深藏不露,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方士谦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半才突然反应过来。


早知道就先拍张照了……


方士谦在这头咬着筷子遗憾,王杰希在那头淡定吃菜,吃着吃着还悠悠抛出一句:“吃完你洗碗。


方士谦:“……喂喂我是房主。”


王杰希理直气壮:“我交过租金了。”


“……”方士谦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话说你是怎么登上我号的?我记得我手机有锁屏啊?”


“你的密码不是很容易猜吗?”


“嗯?”方士谦一愣。


王杰希一脸淡然地看着他:“不就是我的生日吗?”


“……??!!!!”


方士谦努力维持面部表情的波澜不惊,但内心可谓是翻江倒海波涛汹涌:我靠我靠他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那他是不是也知道我喜欢他了?!?!我靠如果他知道的话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看着对面试图夹起豌豆却数次失败的人,王杰希不厚道地笑出声。


“……你是在耍我对吧!”






王不留行、防风,这两个在荣耀里叱咤风云的ID说出去怕是能吓倒一片,但谁又能想到这两个已经封神的男人在现实生活中其实也就是个普通大学生呢?


“报完到了?”听见外面有声响,方士谦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大学生活感觉怎么样?”


王杰希一看,心里咯噔一声,不过很快又镇静下来:“还不错,我来做饭?”


“啧啧啧。”方士谦伸出食指装模作样地摇了摇,“为了庆祝你顺利进入大学,我特意做了顿午饭让你可以轻松一下!怎么样,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王杰希沉思片刻,点头,回道:“惊喜,你竟然没把厨房炸了。”


方士谦不高兴了:“王杰希你什么意思?”


王杰希诚恳:“没有,夸你呢。”


在开学前的这段时间里,王杰希已经切身体会到方士谦“厨房杀手”的称号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的——除了他估计也没谁连打个鸡蛋都能把厨房弄得一团糟了,害得王杰希甚至都准备在厨房门上贴个“方士谦与狗不得入内”,不过想想还是放弃了。


毕竟方士谦再怎么样也是房主,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贴上去了他可就得自己洗碗了。


“你做了什么?”说不好奇是假的,王杰希说着就朝厨房走过去。方士谦哼了一声:“愚蠢的人类,就让你看看方大厨的手艺吧!”


然后方士谦走进了厨房。


然后方士谦端着两个碗出来了。


王杰希看了一眼。


“泡面为什么要盛碗里?”王杰希奇怪地看着他,“吃完还要洗碗。”


方士谦:“……显得高大上一点。”


王杰希:“……”


方士谦:“诶呀别管那么多了,等会儿我洗。”


王杰希满意地点点头:“好。”






“靠,君莫笑你个不要脸的!有本事别跑,来单挑啊!!”方士谦一边吼着,一边把手里的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王杰希皱了皱眉,随手顺起旁边的本子拍在方士谦头上:“浪什么浪,好好奶你的人去。”


方士谦颇为不满:“你用得着我奶吗?”


“师父你不要抛弃我们啊!!”耳机里传来的声音代替王杰希回复了他。


“……”方士谦沉默片刻,转头看向身旁那人,“那你给我把他逮回来。”


王杰希点点头:“行。”


就见那人揉了揉肚子,抬起一手在键盘上停好,另一手放在鼠标上,下一刻,纤细的五指便开始在按键上飞舞。方士谦赶紧把视线转回屏幕,视角里转眼只剩下星星点点的碎屑,只能听见远处君莫笑的一声“哟,想捉我呢?”


王杰希没说话,轻点几下键盘操纵着王不留行径直冲了上去。


“我靠你俩等等,我腿短啊!”方士谦连忙想要操纵防风跟上,无奈散人和魔道都是所有职业中移速最快的几个,而守护天使本身就腿短不说、身上的盔甲负重也高,等他终于追上边移动边打架的两人时那俩都快打完了。


场面上是王不留行占上风,可方士谦清楚,那不过是因为君莫笑开始血条就比王不留行低很多还没有带着奶,但君莫笑也没想着干脆就拼死一搏,毕竟他只要突破王不留行的拦截就算胜利了。


“唉我说留行大大啊,既然boss已经杀完了,咱还有必要这样吗?”君莫笑无奈。


王杰希微微偏头看了眼身侧的人,颇为认真地回答他:“嗯,很有必要。”


君莫笑:“你俩是合伙欺负我呢?”


王杰希:“没有,杀了你我也挺解气。”


君莫笑:“呵呵,那你就试试吧。”


刹那间,五彩斑斓的技能特效在空中绽放开来。






“不陪你们玩了,我有事先走了啊。”君莫笑留下这么一句就潇洒地溜了,剩下的微草众人在原地风中凌乱。


王杰希让王不留行转了个身,飞回队友们身边:“你们也解散吧。”


微草众人互相看了看,陆陆续续招呼着走了,很快,刚刚还热闹非凡的这块土地转眼只剩下两个人。


方士谦从刚刚起就一直保持沉默,大概是闹小脾气了吧,王杰希想着转过头,却看见那个人对着屏幕一脸深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腹部一直传来的阵阵刺痛让他放弃了向方士谦搭话的打算:“我去上个厕所。”


“……啊?啊,好。”


方士谦迟一拍才反应过来,慌忙应了一声,又对着王杰希笑了笑。目送那人的背影离开房间,方士谦把视线转了回去,屏幕上的王不留行站在他身前两个身位处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面容正对着他。


那明明只是个系统脸,可不知道为什么,方士谦在他身上看到了王杰希的影子。


……个鬼啊,那个人怎么可能这么乖。


方士谦愤愤地想着,让防风伸出拳头作势要打他。


“……”


手有点短。


其实只要让角色往前挪一点就能碰到了,可方士谦就是不想这么干,执意让防风徒劳地伸长双臂瞎挥,键盘被也他泄气般地敲得啪啪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守护天使精神错乱了。


“唉……”最后还是放弃了,毕竟手短是事实,方士谦长叹一口气。突然,屏幕右下角的好友消息开始闪烁,方士谦兴致缺缺地点开了。


君莫笑:老方,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再说你就尝试一把又有何不可呢?


防风:[惊讶]诶哟老叶,怎么刚跑就又来消息了?还是面对面说话显得有诚意吧?


君莫笑:认真点,谈正事呢


防风:……


防风:告白是肯定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不如叶大神为我谋策谋策?


君莫笑:行啊,随便来点稀有材料就行


防风:呵呵,休想!


重重敲下一个感叹号,方士谦果断把私聊框给关上了。


啊,世界清净了。


王不留行依然安静地杵在那儿,墨绿色的披风随风轻轻摇晃着。方士谦看了会儿,终于操纵防风往前一步。


这下总算能碰到了。


荣耀的做工很精细,只要你操作好,没有什么动作是做不出来的。方士谦让防风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王不留行的脸颊。


戳。


当然是没什么手感可言,可方士谦也没消停下来,继续让防风在王不留行身上到处戳戳戳,最后装模作样戳在了王不留行的心脏部位。


“杰希好慢啊……”


话音未落,客厅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喂,方士谦吗?诶呦喂你总算接了,你知不知道我打你电话打了多久啊?说起来我们明明是宿敌来着为什么我要对你这么好,啧啧啧像我这么善良的人已经不多了。说起来你现在在哪儿?王杰希电话我死活打不通,他和你在一起吗?你们两个去哪里了,怎么连账号都不下线就跑了?知不知道你们两个神级账号诱惑力很大啊?要不是我正好路过你们都不知道要被人爆多少次了,这个人情我可记下了啊。所以你们现在到底在哪儿?发生什么事了让你们这么匆忙?”


“……啊,黄少天啊。”


听筒对面罕见的沉默了一秒,才道:“怎么了?你们没事吧?”


方士谦吸了吸鼻子,周围弥漫着的消毒水味道十分刺鼻,让他很难受。可医院总是这样,墙壁永远是那么白、白的刺眼,所以方士谦从小就很不喜欢医院,但真到了这种时候他又不得不来到这里。


面前的门依旧禁闭,门的后面就是方士谦心心念念了好久的人,但他一点也不清楚王杰希现在的情况。明明只有一扇门的距离,在这个暑假、王杰希偶然搬入自己家里之前方士谦还从未和他保持过这么近的距离,可他却觉得自己和王杰希相差了一个世纪那么远。


方士谦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无助感。


“喂方士谦?你在听吗?”


方士谦总算回过神来:“啊,没事,杰希他生病了,我陪他在医院。”


“生病??他刚刚抢boss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病了??”黄少天很快反应过来,“不过说起来你们最后让老叶跑掉的时候是有点不正常,王杰希那个失误真的不应该,他那个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没有,之前就有一点,不过我怎么没在意。”方士谦扯了扯嘴角,他们抢boss的时候王杰希时不时就用手揉揉肚子,明明那个时候就该发现了……


正胡思乱想着,面前的门突然被推开,方士谦慌乱之中也不顾黄少天的话才讲到一半就把电话给掐了。医生见他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招了招手示意方士谦跟他过去。


“没什么大事,急性胃炎,不算很严重,修养几天就好了。之前晕倒是因为低血糖,现在已经在输营养液了。”医生说完顿了顿,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犯病原因是因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刺激到了胃部。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尝试新奇的事,不过以后还是留点心好。”


方士谦连连点头,又认真记下医生嘱咐的一些事项,最后才匆匆忙忙向着医生道别离开。


杰希没事!说不高兴是假的,方士谦一路上基本是连蹦带跳小跑过去的。可等他到了病房门口,马上就要推开眼前的门的时候,方士谦又停住了。


其实真相已经很明显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方士谦中午为了省事做的那碗不知道怎么来的也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泡面。说着要为人庆祝庆祝,然后就把人折腾到医院来了……方士谦默默捂住自己的脸,先不说王杰希知道后会不会打他,他自己就先没脸去见他了。


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似的握紧拳头,方士谦推门而入。


“杰希,回去教我做饭吧!”


王杰希:“……”你就要说这个?






没什么大碍,王杰希很快就出院回家自己修养去了,从此方士谦便担上了照顾两人衣食住行的大任。


方士谦信誓旦旦:“杰希你放心,一切都交给我吧!”


对此王杰希深表怀疑。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虽然方士谦看上去很不靠谱,王杰希也还是不得不承认,方士谦认真起来其实也没那么不靠谱。


两人都是大学生,还恰好都是同一所学校的,结果这才刚开学,王杰希就得请假了。方士谦主动帮忙联系王杰希的辅导员,又去学校替王杰希领回来材料,甚至连笔记都向王杰希的同学借来了,可是让王杰希好好刮目相看了一回。


至于后来王杰希的同学都认识方士谦这么一回事就是题外话了。


方士谦一般上午有课,下课铃一响就匆匆忙忙赶回来为王杰希做午饭。有时他会和王杰希一起吃,如果他下午也有课的话可能连饭都吃不安稳就又要赶回去了,毕竟方士谦家离学校还是有点距离的。


王杰希生病得吃清淡的,方士谦就给王杰希煲粥吃——用电饭锅设好时间什么的他还是会的。做了两天白粥怕王杰希吃腻,方士谦还特意上网去学习新的煲粥方法,每天换着花样给王杰希做。


“我发现做饭还挺好玩的。”王杰希问起,方士谦就这么说,“不过每天都做一样的东西也太无趣了,你也会嫌烦的吧?”


虽然王杰希常常因为没有食欲而没怎么吃,甚至吃完不舒服又吐了出来,方士谦也只是嘴上埋怨两句,第二天照样尽心尽责给人煲汤吃。


好吧,其实还是很靠谱的。


王杰希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粥,想着。


看着王杰希这几天来第一次把碗里的东西全都吃了下去,方士谦露出欣喜的笑容,不过等他反应过来后又很快收起了笑,板着脸一本正经地问他:“怎么样?我的技术是不是越来越好了?”


王杰希点点头。


方士谦依旧板着脸,可嘴角还是忍不住扬起:“方大厨的粥可不是谁都能有幸吃到的,这是你一生的荣幸,王杰希你可得好好珍惜。”


王杰希又点点头:“那方大厨愿意给我再煲一碗粥吗?我没吃饱。”


方士谦一挥手:“No problem!”


王杰希:“那就顺便再给我煲一辈子粥吧。”


方士谦神采飞扬:“没问题!”


方士谦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什么?!”


王杰希:“你已经答应了,不准反悔。”


方士谦:“???好啊王杰希你还敢套路我!”


王杰希:“没有,作为代价我可以给你交一辈子的房租。怎么样?是不是血赚?”


方士谦:“……不行,我不同意。”


看着对方严肃的表情,纵然是王杰希也不禁一愣,刚想打个哈哈过去……


然后就见方士谦接着说道:“那也太便宜你了。”


方士谦竖起食指指在王杰希胸前:“好歹你要把这个给我,至于房租,我可以不要。”


王杰希还想说话,可方士谦好像已经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了,揪着他的领子把他剩下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眼儿。


……算了,就这样吧。看着那人已经红透的耳尖,王杰希好心情地想。






王不留行:[图片]


王不留行:就是这样啦,谢谢大家!


防风:士谦,把我的手机还我。









fin.

评论

热度(93)